这一位置中国女排从不缺优秀队员但现在却是令郎平最头疼的
来源:365bet手机官网-365bet体育官网开户-365bet官方 发布时间:2020-06-26 02:13:12

  随着奥运会的延期,期待四年的球迷们不得不耐着性子继续等待,但关于女排的热度却从未停止,网络上各种展望、预测、建议、支招等话题热气腾腾,沸沸扬扬,在众多线人的集训大名单中谁最终能成为幸运的“十二钗”无疑是热门话题,而热门中的热门是关于二传和接应的人选,成为球迷饶有兴趣,争论不休的焦点。

  相比其他位置而言,接应则又是焦点中的焦点,毕竟其他位置上我们目前拥有“世界最佳”,从主攻到副攻,从二传到自由人,都曾在世界大赛中将“最佳奖项”收入囊中,唯独接应这一位置从郎导指教以来,水波不兴,稍显平淡。

  即便2016年初出茅庐的小宇宙曾有在里约奥运会让球迷眼前一亮的表现,但现实是这个位置从曾春蕾到杨方旭再到龚翔宇,似乎一直满足不了球迷的上限期待,这也就让很多球迷开始浮想联翩,大胆设计,有期待早日打造出“中国版”博斯、艾格努的,有建议将朱婷改造成接应的,总而言之,既有渴望看到未来中国女排能出现两翼齐飞、摧城拔寨的美好愿望,也有想和“博斯”们掰掰腕子永不服输一厢情愿。

  正如郎导所说“球迷有球迷的想法,国家队有国家队的需要”,郎导超强的洞察力、高超的整合能力让她最清楚目前国家队需要什么类型的接应,简而言之,一定是最适合国家队技战术体系需要的球员。

  本文就中国女排“五连冠”“黄金一代”到如今的“白金一代”的历史发展脉络,抛砖引玉,粗谈几点对于“中国式接应”的个人浅见,和喜欢女排的朋友们做一番友好的交流。也是追随中国女排多年老球迷的一点感悟。

  之所以选取这三个时代,除成绩上的辉煌外,更主要的一点在于这三个时代的接应有着很多的相似之处,个人以为也是最能够代表“中国式接应”特点的标志性人物。

  老一代的球迷对郑美珠这个名字一定不陌生,作为“四连冠”的主力成员,身高只有1.72米的她在我看来应该是奠定“中国式接应”的旗帜性人物,如果认真回忆,仔细比较,不难发现在后来长达三十多年的时间里,接应这个位置大多是按这个技术类型进行配备的,从巫丹、周苏红到现在的龚翔宇身上都依稀有她的影子。也不难看出,从、陈忠和到郎平对这个位置有着相同的共识。

  郑美珠是在1982年世界锦标赛正式开启了国家队主力生涯的,她的出现在当时引起不小争议,在《我的执教之道》中回忆:当时世界女子排坛已经开始向高大化发展,有人不解道“1.75已经处于劣势了,怎么又选个小轱辘进来”。但力排众议,坚定地把郑美珠推向主力位置,他在书中写道:郑美珠虽然身高不足,但技术扎实全面,胆大心细,特别是大范围的跑动进攻极具特色,入队以后就开始对她进行全面设计,进一步丰富中国女排的战术体系。

  关于郑美珠在当时的排球界还有一段美谈,时任国际排联主席日本人前田丰曾对中国排协主席钱家祥很认真地开玩笑:“听说中国嫌郑美珠矮,那就送给日本队吧,再来三个都不嫌多。”钱家祥颇具外交辞令地回应“美珠者,国之瑰宝也,焉能送人乎!”既做到了有礼貌地回绝,也反映出郑美珠在当时的国家队无可替代的重要性。

  在以后的比赛中可以看到,拥有郑美珠的中国女排战术变得更为丰富,前后交叉,双背飞等战术在比赛中频繁运用,作为重要棋子的郑美珠也不负众望,能够善守,在网前也不是被人欺负的短板,凭借神出鬼没的进攻屡屡撕开对方拦网,也曾拦死过当时美国女排队员,被誉为世界第一主攻身高1.96米海曼的进攻,郑美珠也因出色的表现被球迷亲切地称为“小钢炮”。

  “三连冠”之后,国际女子排坛由中日美三强鼎力逐渐演变成中、古、苏抗争的格局。此时的郑美珠更加成熟,在1985年世界杯、1986年世锦赛两次世界大赛中,成为对苏联、古巴取胜的重要功臣之一。也和郎平、杨锡兰同时获得了1985年世界杯“优秀运动员。就技术水平而言,已跨入一流行列。

  即便用现在的眼光看,郑美珠的全面性依旧可以作为当今队员学习的“样板”,发、拦、传、扣、垫五大技术样样精湛,或许会有现在的球迷说“当年的女排无论从速度、高度、力量都和现在不能同日而语”。

  诚然,现代排球的确越来越高、快、强,我不是“数据论”,但稍微了解一些老女排的都知道,以路易斯为核心的古巴女排队员个个脚下都像安了弹簧一样,扣球高度多在3.20米以上,放到现在也算出类拔萃,这从另一个层面也说明当时网上对抗的激烈程度并不亚于现在。因此郑美珠能在巨人如林的世界排坛站稳脚跟,和其超群的技术能力是分不开的。

  进入新世纪,以冯坤、赵蕊蕊、周苏红等“七仙女”为主力班底的“黄金一代”迎来了女排的第二次辉煌。这个时期的主力接应是周苏红。用陈忠和的话讲,就是“放大版”的郑美珠。

  有过沙排、自由人和主攻经历的周苏红技术扎实,球路熟,跑动进攻极具杀伤力,防守出色,由她和刘亚男、张娜组成的后防体系堪称这个时代的一大特色。在前排她的第二点偷袭经常起到打破僵局的效果,而令球迷最赏心悦目的场面就是周苏红经常在4号位接完一传后大范围跑动到2号位强行进攻,这样的场面自周苏红之后在国家队渐渐销声匿迹。

  从技术特点比较,周苏红和前辈郑美珠确实有着诸多的相似之处,均属于攻防俱佳,小球技术出色,比赛气质出众的全面性球员,在前排充分利用网长形成多点进攻,轮到后排以其坚固的防守多次为防反创造良机。可以说2003年的中国女排是当时世界女子排坛最全面均衡的一支球队,而周苏红所扮演的角色则像这支球队的润滑油,为攻防起到有效的链接作用。

  随着“黄金一代”年龄偏大和伤病的影响,新老交替的短暂阵痛,加上巴西等强队的羽翼丰满,进入北京奥运周期后,有着最牢固“铁三角”的后防体系开始不再像以往牢不可破,常常看到周苏红竭尽全力地苦苦支撑,当然这是每支球队的必经过程。周苏红之后,中国女排开始渐入低谷,先是“梅楚革新”的真主攻假接应的尝试失败,然后接应位置上开始使用刚出茅庐的大花蕾以及跑动进攻特色鲜明的张磊,但论全面性和场上的贡献能力,客观讲都无法和周苏红相比。“寻找下一个周苏红”成为那个时代球迷迫切的呼

  2013年郎导开始接管低谷中的中国女排,此时的排坛强手如云,亚洲队的搅局,欧洲无弱旅,美洲紧随其后,形成群芳争艳,热闹非凡的局面。要想占有一席之地,不仅要有先进的技战术理念,对各个位置上的人员配备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走南闯北,在海外积累了丰富执教经验的郎导与时俱进,开创了中国女排前所未有的“高大化”局面,以“朱袁张”为代表195以上的高妹在网前形成巨人屏障,二传人选在组队之处也努力培养沈静思高大型二传。但在接应位置上的人选个人认为郎导一直不受外界干扰,始终沿袭了以全面为主,特长突出的这一方向。

  中国不是欧洲队,也不是美洲队,我们没有博斯,也很难生产出谢拉、埃格努类型的强力接应,那就只能结合实际,寻找出适应国家队发展战术体系的接应球员,特别是随着朱婷的出现,事实上我们在边攻方面完全具备与欧美抗衡的实力。“一支球队最可怕的地方就是没有弱点”,这是郎导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反复提到的一个话题。这就要求每一位置尽可能减少短板甚至没有短板。朱婷和现在的李盈莹都是从以进攻为主的球员逐步过渡到接二三轮一传直到能接六轮一传提升保障能力的全面转变。

  在接应位置上,从郎导执教以来,主要是曾春蕾、杨方旭、龚翔宇三人。这三人技术特点各有千秋,就个人而言,很难分出高低。即便已经“年迈”的大花蕾,也偶尔会有高光展现。但就长远看,龚翔宇应该是这一位置上的不二人选,首先她继承了前辈接应全面的特质,慢慢充当起“润滑油”的角色。

  其次她在全面的基础上也颇具强力接应的风采,这从每次与荷兰队对垒时可见一斑,其强攻能力丝毫不输于隔网相对的“耶斯”。这也是从入队以来,郎导看到了她的潜质,狠下心来利用大小赛事帮助她迅速提高水平,积累经验,成为出勤率最高的“劳模”。于是我们看到2019年世联赛总决赛对意大利取胜后,小宇宙泣不成声的动人场景。

  当然郎导手里的这些牌在她神奇的组合下能变幻出各种组合,各种打法,棋高一着,不按常理出牌,诱敌深入是郎导阅读比赛能力的高深和精髓所在。于是我们经常看到在正牌接应打不开局面时,客串接应张常宁、刘晏含甚至刘晓彤到了场上往往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这不是权宜之计,也不是最后一招,用郎导的话说就是每个位置上的队员都能起到互补的作用。

  中国女排的成功正如老教练所言“只有付出超人的代价,才能取得超人的成绩”。每一次的出其不意一定是通过年复一年,枯燥无味的训练积累而成的。

  奥运会虽然延期了,但球迷对女排的热爱永远处于“进行时”的奔跑状态,没有终点。